公司已经取得ISO9001-2008质量管理体系认证;ISO14001-2004环境管理体系认证;OHSAS18001-1999职业健康安全管理体系认证,并获得“北京市高新技术企业”证书。
中文版 北京成宇化工有限公司 网站地图
  首 页 文史百科
历史首页
联系我们
地 址: 历史首页
中外女性益起行 倡导绿色新风尚——新吴区旺庄街道长江社区成立“U&I中外环保风尚志愿者队”
江苏今年将帮扶8.44万劳动者实现就业脱贫
2020湖南农信社招聘考试经济题库(13)
公务员考试行测资料分析节省时间解题技巧
3D机械控制和无人驾驶施工技术在淮安公路建设试验成功
关于2019届贷款毕业生申请毕业确认的通知
互金协会秘书长陆书春率团参加英国创新金融峰会
四大血型男里谁最成熟稳重?
端午节国旗下讲话稿:五月话端午
五届市委召开第106次常委会议 明确目标 突出重点 强化责任推动中央省委决策部署在广安落地落实
  历史官网怎么样 News
唐武宗千年诅咒吓退日本天皇

  或精美或简约或个性的折页设计,小组成员自行设计的书签、鼠标垫、心协衬衫等创意作品,在各小组的展示解说下带上了不一样的色彩,引起在场观众的阵阵掌声。

  “国以才立,业以才兴”,回归大学教育本质,就是要为社会提供质量过硬的一流人才。  也因如此,把牢毕业“出口”是大学必然的选择;对学业不合格说“不”,理应更有底气。建立教育淘汰机制,也彰显了教育公平的追求,是各国高校的通行做法。毕竟,文凭不该是稀缺资源,但也不应当随随便便就能获得。教育惩戒警示制度的完善,不单会为“混日子”的学生敲响警钟,更会以硬性约束倒逼自主学习。

唐武宗千年诅咒吓退日本天皇

>>寄给了裕仁。

裕仁接到后大喜,表示想一睹寒山寺诗碑的真容。

于是,日军参谋次长多田骏出了一个馊主意,让裕仁下诏书给松井大将,把《枫桥夜泊》诗碑从苏州运往日本。 松井石根接到敕电后,想到诗碑在苏州乃至华夏民众心目中的地位,不能强行掠碑,于是他召见了日本大阪朝日新闻社随军记者长谷川信彦,商议如何巧取诗碑。     经过一番密谋,诡计出笼。

他们在《苏州新报》发表一条消息,以大阪朝日新闻社举办东亚建设博览会的名义,要将寒山寺碑运至大阪陈列。 随后,松井石根命部下特高课课长小丘策划了一个天衣行动,组织精干特工乔装成海盗,随时待命;另派干练特工在日本本土博览会结束时对《枫桥夜泊》诗碑进行掉包,用假碑换下真碑。 待运碑船启程返回途中,待命的海盗特工迅速采取手段,使运碑船和假碑同沉汪洋,而真碑则被留在日本。     法师刻碑瞒敌    刊登在《苏州新报》上的有关诗碑的报道,寒山寺住持静如法师也看到了。 这位爱国法师立即请苏州石刻大师钱荣初到寺。

静如向钱荣初奉上20根金条,请其刻一假碑,以瞒日寇。 钱荣初一听当即答应,且不收一文。

    钱荣初仅用两天时间就将《枫桥夜泊》诗碑仿刻成功。

岂料,就在钱荣初仿刻诗碑时,却被大奸ahref=http:///gs/huangdi/hanchao/target=_blank>汉柚镜脑斗勘淼堋⑻匚裢纺恐炀识⑸狭恕T矗汉柚疚蛉栈恃瑁率蝗说舭闩芍炀拭芮屑嗍雍剿隆T诰踩绾颓俪踉朔卤剿率保浣刈 /div>    梁鸿志得到消息后,派人将仿碑运到南京,并写信向松井石根献媚,建议日军悄悄将苏州寒山寺内的《枫桥夜泊》诗碑用商船运往日本,与此同时,将钱荣初刻制的仿碑当作真碑在南京总统府内展出。

    然而,松井石根认为,这是梁鸿志和他在天皇面前争宠,当即否决了梁鸿志移花接木运碑之计,而命令小丘提前执行天衣行动。     然而,就在天衣行动启动的前一天,一桩诡异的命案发生了,松井立即下令停止行动。     石刻大师殒命    1939年3月20日早晨,一批到寒山寺进早香的香客,在山门外发现了一具尸体。 这个消息传遍了姑苏古城。 很快,尸体身份确定了,居然是钱荣初。 松井石根听到消息后,立即命令日本宪兵队将尸体运回,并让法医对死者进行验尸。

法医发现死者上衣口袋内有张纸条,就转交给松井石根。

    松井石根打开纸条一看,顿时面如土色,原来这张纸条用鲜血赫然写着:刻碑、亵碑者死!吾忘祖训,合(活该)遭横事!这分明是个诅咒呀,看那意思,无论是谁,无论有何原因,只要敢打诗碑的主意,就不会善终。

想到这里,松井石根惊出一身冷汗。

但是在内心里,松井石根还是很疑惑,这个诅咒是真是假呢?    松井石根立即放下军务,一头扎进故纸堆,查阅有关《枫桥夜泊》诗碑的历载。

随着他对《枫桥夜泊》诗碑研究的不断深入,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。

原来,据野载,关于诗碑诅咒的确实存在,而且,这个诅咒竟然是中国唐武宗发出的。 /gs/minjian/    一个千年传说    传说,唐武宗酷爱张继的那首《枫桥夜泊》诗,迷信长生的他在死前一个月,敕命京城第一石匠吕天方精心刻制了一块《枫桥夜泊》诗碑,当时还说自己升天之日,要将此石碑一同带走。

并且,唐武宗临终颁布遗旨:《枫桥夜泊》诗碑只有朕可勒石赏析,后人不可与朕齐福,若有乱臣贼子擅刻诗碑,必遭天谴,万劫不复!    虽然这只是传说,但也并非仅仅是空穴来风。

经查证,《枫桥夜泊》诗碑(相对于帝王之家而言)始刻于北宋,作者为翰林院大学士郇国公王珪。 王珪自刻碑后,家中连遭变故,王珪本人也暴亡。

第二块《枫桥夜泊》诗碑的作者是书画家文徵明,诗碑玉成不久,文徵明亦身染重疾,含恨辞世。

清代大学者俞樾是第三块《枫桥夜泊》诗碑的作者,当时的江苏巡抚陈龙重修寒山寺时,请俞樾手书了这块石碑。 俞樾作书后数十天,便倏然长逝了……    夺碑计划中止    时空再回到1939年的苏州。 钱荣初的暴毙和相关资料让松井石根不得不得出一个结论:此碑真的是烙上了千年的诅咒,只配帝王把玩和拥有。

日本天皇虽也是一朝天子,但他是异国之君,万一也难以跳出唐武宗诅咒的怪圈,那该如何是好呢?    松井石根越想越怕,他怕盗夺诗碑的行动会妨主妨己,遂将悟出的道理电呈裕仁天皇。

裕仁经反复权衡,准奏。

    于是,松井石根彻底放弃了这个计划。

    谄媚的赝品石碑    如今,不仅苏州有《枫桥夜泊》诗碑,在南京的总统府内也有一块。

记者探访了这块让人诚惶诚恐又充满神秘的石碑。 石碑比人还高,汉白玉质,放在总统府煦园东长廊南端小亭内,碑的正面、背面以及其中一个侧面都有字。

记者注意到,碑文的落款是:俞樾。

    总统府的这块碑,曾经引发了寒山寺和总统府《枫桥夜泊》诗碑谁真谁假的争论,一时间吵得沸沸扬扬。

总统府陈列研究部的陈宁骏揭秘说,上世纪80年代初,在一次较大规模的整修中,在西花园桐音馆东南假山附近发现了这块诗碑,为了保护它,就把它迁到了长廊里。 在迁移中,他们发现碑座上刻有七排文字:大日本帝国陆军省海军省后援,大阪朝日新闻社主催大东亚博览会,中华民国维新政府出品,寒山寺诗碑于大阪朝日新闻社……日本石材工作,株式会社谨制。

这说明,总统府的这块诗碑是寒山寺的复制品。     根据之前掌握的资料,这块碑应该就如前文所说,1937年12月,日寇占领长江下游及当时中国首都南京,其头目松井石根在寒山寺与石碑合影后,日本侵略者将喜爱至极变成了丧心病狂的疯狂掠夺,想把这块诗碑运回本国、据为己有。

为了保护这块石碑,苏州钱荣初老人连夜刻碑,传出以赝碑迷惑日寇的动人传奇。 但是操作途中,汉奸将仿碑截住,用专车运到了南京,密藏在总统府内。 但是陈宁骏却说,还有一种说法是,煦园内的这块石碑是1939年3月,维新政府在成立一周年之际,为了博得日本主子的欢心,按原碑大小字样,重新制作的。

在当时,这块碑是汉奸们奴颜媚笑、迎合奉承的道具。

【返回】